牽腸掛肚的一頓飯

親愛的水蓮阿姨:
連假第一天,先生說兒子出門,晚上會回家用餐。我掙扎了,今天要上的課,有很重量級的人來上。我妥協了,決定為兒子煮孩子愛吃的菜,希望和他多互動。

做好晚餐,我們等著孩子回來。等了好久不見縱影,打電話關心一下,說在捷運上,結果25分鐘路程等了50分鐘,越等越焦躁。等他終於進門,其實我已經失去耐性。故意看著報紙,背對著他說話,口氣還行,他只要一句稍稍不合我意的,我就懶得說了。心裡掛著的是:「不是說要回來了,怎麼那麼久?」「為什麼要玩那麼晚,都不必顧慮家人的感受?」

親愛的媽媽,

您好厲害啊!善於觀察自己,也能清楚說出自己的情緒起伏轉折(從掙扎、妥協、焦躁不安、失去耐性,到不想搭理孩子),這不是每位媽媽都能做到的。

看到媽媽最掛念的兩個點:「不是說要回來了,怎麼那麼久?」「為什麼要玩那麼晚,都不必顧慮家人的感受?」這都是媽媽很真實的感受與擔憂,但多少帶些臆測,搞亂了自己的情緒。

或許,我們可以在這些感受起來時,選擇深呼吸,緩和自己的情緒。在等不到孩子時,再發Line或打電話,或等孩子回家後再暖心關懷,這會讓孩子更能感受到媽媽的信任與愛。

另外,媽媽也可以再做更深入的自我覺察.探索,看看自己真正不開心的情緒卡在哪?是自己犧牲課程付出,沒被孩子當一回事,不開心?還是擔心孩子路上的安危,不放心?還是生氣孩子晚回,不顧家人的感受?當最初的情緒化解,搞定了自己,就比較不會再糾結後面的情緒。

就像一開始,如果很想去上課,也可以先跟先生及孩子好好溝通,或做好事前餐點規劃,相信父子倆會樂於看到快樂的媽媽,更甚於這頓晚餐喔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