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說出口的柔軟

最近小編身邊的朋友都在練習對另一半或是周遭的人,說「柔軟語」。剛開始小編覺得很彆扭,本人個性大大咧咧,一點也不是嬌滴滴「小娘子」,倒比較像說話粗聲粗氣的「女漢子」,要叫小編說柔軟語,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

但是美嬌說完她的練習後,小編發現「柔軟語」不但人人能說,而且還該說。美嬌的老公每次出門都要一步一回頭,因為總是忘了拿東西,尤其是機車安全帽。

久了之後,美嬌不勝其擾,她總是發火說,別的也就罷了,騎機車一定要戴安全帽,這個也能忘了帶?!老公總是在她的數落聲中,拎著安全帽,落荒而逃!在練習柔軟語時,美嬌發現她為何總要在一大早對先生惡聲惡氣的?搞得彼此心情都不好。

他忘了拿,我幫他拿,或是我提醒他就好了嘛!於是第二天,先生出門沒多久,又按了電鈴,美嬌眼睛一掃,喔,又是安全帽。等先生推開門,看到笑吟吟的老婆雙手遞上安全帽,先生不好意思地說聲謝謝,輕快地出門上班。美嬌說,這算不算也是一種「柔軟語」?

小編學到了,要先有一顆關懷對方的柔軟心,即使說話一板一眼的人,也能說出「柔軟語」。

在〈“沒有說出口的柔軟”〉中有 2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