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誼

從小,我以當個好學生為榮。

只要當個好學生,父母不操心,又有老師同學肯定,天天K書到夜半深更,我都甘之如飴,甚至為了維護形?,舉手投足小心翼翼。因為十分自律,我從事教職樹立了好老師的形象。教養孩子也樹立母親的威儀,希望教出自律的孩子,而且必須親子和樂。

為了實現夢想,我忙完學校忙家務,再累,都會撐起母親的良好形象,帶孩子洗澡、寫功課。無奈,人終歸不是鐵打的,長期神經緊繃下,只要一點點風吹草動,就讓我招架不住。有天,帶他洗澡,活潑的孩子玩得正開心,我偏偏覺得吵。我大嚷:「不要吵啦!你就不能安靜洗澡嗎?」我垮著臉,正開心的孩子馬上垮下臉。接著帶他讀經,我發現自己情緒不穩,刻意調整情緒,偏偏坐下來還是板著一張臉陪讀。孩子讀啊讀,唉,這裡不懂,我面無表情的講一次、講兩次,三次了還記不住?我爆了:「你有沒有在記啊?教很多次了還不會!」孩子紅了眼,接著放聲大哭。

這種場景,一演再演;我倆的關係愈來愈僵。問題出在哪裡? 「不用把自己塑造成百分之百的強者,應該教學相長,互相幫助。向學生坦露比較真實的自己,一定要跟自己的學生有一種友誼般的感覺。」一則關愛教育開啟契機;我決定放下權威形象試看看。

有天,孩子拿著玩具來要我陪他玩。我不再顧形象,老實跟他說:「媽媽剛下班,又累,人又不舒服。」孩子問:「媽媽,你為什麼會累?」當孩子知道媽媽在學校要教哥哥姐姐,回到家還要忙家事,就放下玩具繞到我背後,用他一雙小手開始幫我按摩。真沒想到,當個正常人感覺這麼好,原來孩子這麼關心我,讓我感動得熱淚盈眶。從此,我們變得像朋友。他在學校學的歌、跳的舞,回家會和我分享。我直誇他上課認真,才會記這麼清楚!我聽不懂的也跟他請教,他樂得當我的小老師。

孩子得到肯定,不只有自信,能體恤父母,甚至可以當小幫手。有時有事出門,我就拜託他照顧一下爸爸和弟弟。等我回到家,一看,孩子都自動自發洗好澡、做好功課,全上床睡了。不用我多操心。在教學相長、互相幫助中,母子那種友誼般的感覺,實在美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